我曾經花了很久的時間復原,想知道自己到底哪裡不好。
不管有沒有喝醉都會對朋友撒嬌,問為什麼沒有人要我?
或者為什麼追我的都是怪咖或不適合的對象?


雖然我確實知道自己的愛總是太重,
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有個適當的人切切實實的把他接好。
尤其是當加班到很晚,一個人走出公司,
寂寞到像整個星球整個世界只剩下自己一樣。


於是那陣子,像是馬戲團的表演般,
踩著危險的高空繩索,耍著自己不擅長的火球。
也許像朋友曾經說過的,只是需要一個寄託。
因為很現實的,換了環境就換了心情。

 

良禽擇木而棲。
所以我始終很忠實接近於固執的寧缺勿濫。


我偶爾也會懷疑,
到底自己是因為不想?
還是因為不敢了?
又或是因為不知怎麼做了?


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。」
但我連草繩都沒遇見,又怎知道自己還怕不怕?
還是說,我連拿起來看看的勇氣都消失了?

 

不過是想要對一個人好,不過是想要有人一起變老。
怎麼那個人,這麼喜歡玩躲貓貓?都不出現。


於是開始習慣一個人。
開始將「于嗟鳩兮,無食桑葚。」刻在心裡。


時時刻刻。每分每秒。
只要有家人有朋友還有貓就足夠了。

 

但或許是你朝我丟的那顆紅色炸彈,雖然沒有爆炸,
卻在沉入心湖時讓泛起了漣漪。


一波一波,一波一波。
就這樣從湖中心擴散開來。


於是在看了這篇文章後,寫下了這篇文字。

 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note.php?note_id=159517770756166&id=126313530718212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uiyuki 的頭像
Samuiyuki

Life of samuiyuki

Samui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