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我大概快要憂鬱症了吧。

 

已經二個星期的低潮期了,起因只是很微小很微小微小到自己也說不上來的感覺。

我一直對某些方面很鑽牛角尖,也一直對人與人的微妙互動很敏感。

 

我想生病的人是我。

有問題的人也是我。

 

現在的狀態已經接近放棄與看開了。

和不同的人聊了很多次,也和爸媽談了許久。

 

HONEY說:「你真的很需要人的關心」。

我想這是對的。因為我深信語言是有力量的。

關心不說出口,誰知道你在關心我?我不喜歡默默關心那套,因為我關心一個人就會說出口。

 

HONEY說:「你何必去在意那些表面功夫的關心呢?」

關心說出口的人,不一定是真的關心你的人。我知道。

只是,我總覺得,那些真正關心你的人,一定會說出口。

對我來說,沒有說出口,就是不關心,至少,沒有到很關心。

特別是我們還是天天見面的對象。

 

這樣太武斷了。我知道。

我犯了自大的錯。我也知道。

我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別人的世界。我都知道。

 

但是,很多時候我們不都是靠自己的感覺活著嗎?

如果活著沒有感覺,那還叫做活著嗎?

 

這兩天頭一直很痛。生理性的。

我已經不想去理會你對我是冷淡是被動還是根本不在乎。

因為我已經不打算再把你當作好姊妹好朋友了。

但我發現我的心變得很醜陋。

 

我不斷的想著,到底為什麼有人可以不用付出什麼就得到大家的關愛呢?

或許這個世界就是不公平的吧!有的人天生就是可愛到讓人一眼就喜歡。

我應該很久以前就要認清這個事實。

也應該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不是這種人見人愛型的小公主。

 

很多人都說,你有很多朋友,不是嗎?

很多人都說,你很獨立很堅強啊,你總是在照顧人。

 

沒錯,我有很多朋友。沒錯,我很喜歡照顧人。

但是,雖然很多朋友卻都不在身邊。沒有人可以一起看書看電影、聊天逛街、吃美食。

雖然我很喜歡照顧人,但其實我更想被人照顧。只是這裡沒有人會來照顧我而已。

特別是生病的時候,不舒服的時候,我都好想有誰能夠陪在我身邊,不一定要到照顧,只要關心就夠了。

 

於是我很想回家。

我想回台北的渴望比剛來到台南更加強烈。

公司組長說我太懦弱,他當初也是自己一個人在打拼啊!

還說,如果你去國外留學不也就是一個人嗎?

的確,所以或許我根本不該離家遠遊,因為我實在太懦弱了。

 

我一點都不勇敢。

 

為什麼人要長大呢?長大好累。當個成熟的大人也好累。

我沒辦法像HONEY那麼成熟獨立溫柔又體貼。

我也沒辦法像筑、像鳥子那麼懂事堅強又聰慧可愛。

我想永遠當個孩子,卻也沒辦法真正的像個孩子般不存機心。

我沒辦法像創、像巧、像狗狗水獺那樣,單純快樂的堅持做著自己喜愛的工作享受自己的興趣。

 

小時候總覺得自己能夠成為與眾不同的人,到頭來卻發現自己比朋友們更糟糕。

我的人生是一齣不好笑的鬧劇。現在只想要讓他快點落幕。

但我連落幕的勇氣都沒有。

只能繼續上演荒謬的鬧劇,希望能夠有一個好導演出現來矯正他。

 

最近看到一本書上面寫著:忌妒通常是因為自尊受創才會產生的情緒。

看到的時候仿佛被雷劈中,切切實實寫到我的心。

 

我沒辦法接受有人,我認為是好友的人,居然不願意接受我對他的好。

居然說我對他的好讓他有壓力、讓他產生愧疚,因為他沒辦法對我那麼好。

又說我對他來說,是個畏懼的對象,他怕我生氣怕他做錯事被我罵怕我很多很多。

 

我的自尊受傷了。很嚴重的受傷了。

 

我甚至害怕再去付出什麼,又要被人認為是多管閒事。

我不敢再對他說什麼,我怕隨時他會認為我在罵他又在生氣。

 

我覺得好悲哀。

我來到台南後,脾氣變得好差,個性變得好強硬。

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。但我也不喜歡軟弱不敢將心聲說出來的人。

 

最近變得好愛哭。好沒自信。

我想回到以前的自己。那時候我到底是怎麼跟人相處的呢?

我到底是怎麼認識人怎麼關心人又怎麼被人關心和照顧的呢?

 

除了家人之外,真的有人會愛我嗎?

真的有人會在如果我不主動的情況下在乎我的情況嗎?

通常只有在我發出了SOS的時候,才會有人注意到我的不對勁。

也許本來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吧。

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沒有人有時間去關照別人的,況且那個人又不是你的誰。

 

所以,認識的人越多,我反而更加空虛。

手機電話簿的名單那麼長,卻在想說話時不知道該找誰說去。

因為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要過,大家都在為自己的人生努力。

我已經不敢也不願再拿自己的負面情緒去叨擾誰了。

但是我該怎麼辦呢?

 

或許真的應該去看心理醫生了吧。

 

我一直不喜歡被排除在外的感覺,但最近我真的一直有這樣的感覺。

如果真的要這麼做的話,請不要讓我看到知道或聽到,我不是笨蛋白癡都沒有發現。

 

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說著跟他沒話講的人卻又不斷的和他嘻鬧把他視為同一夥。

我不明白,真的有人就是可以這麼可愛讓人疼,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傻笑就好。自然就會有人對她好。

 

大概是因為他打擊了我的自尊所以我變得加倍忌妒吧。

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。我都不喜歡自己了,怎麼還會有人喜歡我呢?

 

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是值得人喜歡和對我好的了。

為什麼我沒辦法當個可愛的人呢?為什麼沒辦法讓人喜歡我呢?

大概是我不夠好到讓人喜歡吧。

 

為什麼我的人生會變成這樣呢?

我真的不懂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uiyuki 的頭像
Samuiyuki

Life of samuiyuki

Samui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